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的盛宴博客

欢迎加入,王的盛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  

2017-06-08 20:19:57|  分类: 欧阳询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唐代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 - 展开梦想的翅膀 - 展开梦想的翅膀

    欧阳询《兰惹帖》、《静思帖》等

 

    欧阳询(557-641),汉族,字信本,公元557年出生于衡州(今衡阳),祖籍潭州临湘(今湖南长沙),楷书四大家(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、赵孟頫)之一。隋时官至太常博士,唐时封为太子率更令,也称“欧阳率更”。与同代另三位(虞世南、褚遂良、薛稷),并称初唐四大家。因其子欧阳通亦通善书法,故其又称“大欧”。欧阳询楷书法度之严谨,笔力之险峻,世无所匹,被称之为唐人楷书第一。他与虞世南俱以书法驰名初唐,并称“欧虞”,后人以其书于平正中见险绝,最便初学,号为“欧体”,他的字有多人评论。   
    欧阳询聪敏勤学,读书数行同尽,少年时就博览古今,精通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和《东观汉记》三史,尤其笃好书法,几乎达到痴迷的程度。据说有一次欧阳洵骑马外出,偶然在道旁看到晋代书法名家索靖所写的石碑。他骑在马上仔细观看了一阵才离开,但刚走几步又忍不住再返回下马观赏,赞叹多次,而不愿离去,便干脆铺上毡子坐下反复揣摩,最后竟在碑旁一连坐卧了3天才离去。   

    欧阳询练习书法最初仿效王羲之,后独辟蹊径自成一家。尤其是他的正楷骨气劲峭,法度严整,被后代书家奉为圭臬,以“欧体”之称传世。唐代书法品评著作《书断》称:“询八体尽能,笔力劲险。篆体尤精,飞白冠绝,峻于古人,扰龙蛇战斗之象,云雾轻笼之势,几旋雷激,操举若神。真行之书,出于太令,别成一体,森森焉若武库矛戟,风神严于智永,润色寡于虞世南。其草书迭荡流通,视之二王,可为动色;然惊其跳骏,不避危险,伤于清之致。”
    宋《宣和书谱》誉其正楷为“翰墨之冠”。据史书记载,欧阳询的形貌很丑陋,但他的书法却誉满天下,人们都争着想得到他亲笔书写的尺犊文字,一旦得到就视作圭宝,作为自己习字的范本。唐武德(618-624)年间,高丽(今朝鲜)特地派使者来长安求取欧阳询的书法。唐高祖李渊感叹地说:“没想到欧阳询的名声竟大到连远方的夷狄都知道。他们看到欧阳询的笔迹,一定以为他是位形貌魁梧的人物吧。”   
    欧阳询以80多岁的高龄于贞观(626-649)年间逝世,身后传世的墨迹有《卜商帖》、《张翰帖》等,碑刻有《九成宫醴泉铭》、《皇甫诞碑》等,都堪称书法艺术的瑰宝。后人将他与唐初的虞世南、褚遂良、薛稷合称为“初唐四大书家”。欧阳询不仅是一代书法大家,而且是一位书法理论家,他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中总结出练书习字的八法,即:“如高峰之坠石, 如长空之新月,如千里之阵云,如万岁之枯藤,如劲松倒折、如落挂之石崖,如万钧之弩发,如利剑断犀角,如一波之过笔”。欧阳询所撰《传授诀》、《用笔论》、《八诀》、《三十六法》等都是他自己学书的经验总结,比较具体地总结了书法用笔、结体、章法等书法形式技巧和美学要求,是我国书法理论的珍贵遗产。
    他的书法成就以楷书为最,笔力险劲,结构独异,后人称为“欧体”。其源出于汉隶,骨气劲峭,法度谨严,于平正中见险绝,于规矩中见飘逸,笔画穿插,安排妥贴。楷书以《九成宫醴泉铭》等,行书以《梦奠帖》、《张翰帖》等为最著名。其他书体,也无一不佳,唐张怀瓘《书断》中说:“询八体尽能,笔力险劲,篆体尤精,飞白冠绝,峻于古人,犹龙蛇战斗之象,云雾轻宠之势,风旋雷激,操举若神。真行之朽出于大令,别成一体,森森然若武库矛戟,风神严于智水,润色寡于虞世南。其草书迭荡流通,视之二王,可为动色,然惊其跳骏,不避危险,伤于清雅之致。”   
    虞世南说他“不择纸笔,皆能如意”。而且他还能写一手好隶书。贞观五年《徐州都督房彦谦碑》就是其隶书作品。他的书法,以隶书为最。究其用笔,圆兼备而劲险峭拔,“若草里惊蛇,云间电发。又如金刚怒目,力士挥拳。”他所写《化度寺邑禅师舍利塔铭》,《虞恭公温彦博碑》,《皇甫诞碑》被称为“唐人楷书第一”。其中竖弯钩等笔画仍是隶笔。他的楷书无论用笔,结体都有十分严肃的程式,最便于初学。后人所传“欧阳结体三十六法”,就是从他的楷书归纳出来的结字规律。他的行楷书《张翰思鲈帖》体势纵长,笔力劲健。墨迹传世,尤为宝贵。欧阳询的儿子欧阳通,书法一本家传。父子均名声著于书坛,被称为“大小欧阳”。小欧阳《道因法师碑》,隶意更浓,然而锋颍过露,含蓄处不及其父。   
    欧阳询的书法早在隋朝就已声名鹊起,远扬海外。进入唐朝,更是人书俱老,炉火纯青。但欧阳询自己却并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,依然读碑临帖,精益求精。   
    有一次,欧阳询外出游览,在道旁见到一块西晋书法家-索靖所写的章草石碑,看了几眼,觉得写得一般。但转念一想,索靖既然是一代书匠,那么他的书法定会有自己的特色。我何不看个水落石出。于是伫立在碑前,反覆地观看了几遍,才发现了其中精深绝妙之处。欧阳询坐卧于石碑旁摸索比划竟达三天三夜之久。欧阳询终于领悟到索靖书法用笔的精神所在,因而书法亦更臻完美观止。

    所创“欧阳询八诀”书法理论,具有独到见解。对明代人李淳的八十四法,清代人黄自元结构92法的著述,均有启示。其“八诀”为:(点)如高峰坠石;(横戈)如长空之新月;(横)如千里之阵云;(竖)如万岁之枯藤;(竖戈)如劲松倒折,落挂石崖;(折)如万钧之弩发;(撇)如利剑断犀象之角牙;(捺)一波常三过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延伸阅读
欧阳询传世书法理论

《传授诀》
  每秉笔必在圆正,气力纵横重轻,凝思静虑。当审字势,四面停均,八边俱备;长短合度,粗细折中;心眼准程,疏密被正。最不可忙,忙则失势;次不可缓,缓则骨痴;又不可瘦,瘦当枯形,复不可肥,肥即质浊。细详缓临,自然备体,此是最要妙处。贞观六年七月十二日,询书付善奴授诀。

  《八诀》
  丶[点如高峰之坠石。   
    L[竖弯钩似长空之初月。   
    一[横若千里之阵云。   
    丨[竖如万岁之枯藤。   
    [斜钩劲松倒折,落挂石崖。   
    [横折钩如万钧之弩发。   
    丿[撇利剑截断犀象之角牙。   
    ㄟ[捺一被常三过笔。   
    澄神静虑,端己正容,秉笔思生,临池志逸。虚拳直腕,指齐掌空,意在笔前,文向思后。分间布白,勿令偏侧。墨淡则伤神彩,绝浓必滞锋毫。肥则为钝,瘦则露骨,勿使伤于软弱,不须怒降为奇。四面停匀,八边具备,短长合度,粗细折中。心眼准程,疏密欹正。筋骨精神,随其大小。不可头轻尾重,无令左短右长,斜正如人,上称下载,东映西带,气宇融和,精神洒落,省此微言,孰为不可也。
  《用笔论》
  有翰林善书大夫言于寮故无名公子曰:“自书契之兴,篆隶滋起,百家千体,纷杂不同。至于尽妙穷神,作范垂代,腾芳飞誉,冠绝古今,惟右军王逸少一人而已。然去之数百年之内,无人拟者,盖与天挺之性,功力尚少,用笔运神,未通其趣,可不然欤?”公子从容敛衽而言曰:“仆庸疏愚昧,禀命轻微,无禄代耕,留心笔砚。至如天挺、功力,诚加大夫之说。用笔之趣,请闻其说。”大夫欣然而笑曰:“此难能也,子欲闻乎?”公子曰:“予自少及长,凝情翰墨,每览异体奇迹,未尝不循环吟玩。抽其妙思,终日临仿,至于皓首而无退倦也。
    “夫用笔之法,急捉短搦,迅牵疾掣,悬针垂露,蠖屈蛇伸,洒落萧条,点缀闲雅,行行眩目,字字惊心,若上苑之春花,无处不发,抑亦可观,是予用笔之妙也。   
    公子曰:“幸甚:幸甚:仰承馀论,善无所加。然仆见闻异于是,辄以闻见便耽玩之。奉对大贤座,未敢抄说。”大夫曰:“与子同寮,索居日久,既有异同,焉得不叙?”公子曰:“向之造次,滥有斯言,今切再思,恐不足取。”大夫曰:“妙善异述,达者共传,请不秘之,粗陈梗概。”公子安退位逡巡,缓颊而言曰:“夫用笔之体会,须钩粘才把,缓绁徐收,梯不虚发,斫必有由。徘徊俯仰,容与风流。刚则铁画,媚若银钩。壮则口吻而口口,丽则绮靡而消遒。若枯松之卧高岭。类巨石之偃鸿沟。同鸾凤之鼓舞,等鸳鸯之沉浮。仿佛兮若神仙来往,宛转兮似兽伏龙游。其墨或洒或淡,或浸或燥,遂其形势,随其变巧,藏锋靡露,压尾难讨,忽正忽斜,半真半草因。唯截纸棱,撇娘密绍,务在经实,无令怯少。隐隐轸轸,譬河汉之出众星,昆冈之出珍宝,既错落而灿烂,复逯连而扫撩。方圆上下而相副,绎络盘桓而围绕。观寥廓兮似察,始登岸而逾好。用笔之趣,信然可珍,窃谓合乎古道。”   
    大夫应声而起,行吟而叹曰:夫游畎浍者,讵测溟海之深;升培塿者,宁知泰山之峻。今属公子吐论,通幽洞微,过钟、张之门,入羲、献之室,重光前哲,垂裕后昆。中心藏之,盖棺乃止。”公子谢曰:“鄙说疏浅,未足可珍,忽枉话言,不胜惭惧。”

《用笔论》注释: 
    有翰林善书大夫[1]言于寮[2]故无名公子曰:“自书契[3]之兴,篆、隶滋起 ,百家千体,纷杂不同。至于尽妙穷神,作范垂代[4],腾芳飞誉,冠绝古今,惟右军王逸少一人而已。然去之数百年 之内,无人拟者,盖与天挺[5]之性,功力尚少,用笔运神未遗其趣,可不然欤?”公子从容敛衽而言曰:“仆庸疏愚昧 ,禀命⑥轻微,无禄代耕⑦,留心笔砚。至如天挺、功力,诚如大夫之说。用笔之趣,请闻其说。”大夫欣然而笑日:“ 此难能也。子欲闻乎?”公子日:“予自少及长,凝情翰墨,每览异体奇迹,未尝不循环吟玩。抽其妙思,终日临仿,至 于皓首而无退倦也。”

    【今译】有翰林善书大夫对旧同僚某公子说。”自从 文字之创,篆、隶兴起,百家千体,纷杂不同。至于能完美入神,可作楷模流传后世,美名飞扬,古今称绝的,只有王 羲之一人而已。以往数百年间,无人能相比者,因天资、功力都缺乏,对笔法的奇幻莫测未通其妙。可不是吗?”公子 从容地整整衣袖后说:“我庸疏愚昧,人微言轻,不食俸禄,专心于书法。至于天资、功力,正如大夫所说。而用笔之 妙,想听听你的见解。”大夫高兴地笑着说:“这是不容易的,你希望听吗?”公子说: “我自少及长,专心书法,每见结 体多变,用笔奇妙,未尝不反复的玩赏、体会。分析其美妙构思,终日临仿,以至头发已白也没厌倦和后退。”

    【注释】[1]翰林善书大夫——这是一个虚拟的官名,与后面”无名公子”都 是虚拟的人物。[2]寮]”僚”。同官为寮。[3]书契——指文字。[4]垂代——流传后世。[5]天挺——天资。[6]禀命——受于 天的命运。指在世为人。[7]无禄代耕——没有俸禄收入。语出《孟子?万章下》:“禄足以代其耕也。”
    “夫用笔之法,急捉短搦[1],迅牵疾掣[2],悬针垂露,蠖屈 蛇伸,洒落萧条,点缀闲雅,行行眩目,字字惊心,若上苑[3]之春花,无处不发,抑亦可观,是予用笔之妙也。”

    【今译】“用笔的方法,笔要紧握低捏,快行快拽,如悬针,如垂露,如 蠖的屈曲,如蛇的伸展。萧洒脱略,从容大方,行行光彩夺目,字字惊心动魄,如园中之花,无处不发,多么可观啊! 这就是我用笔的奥妙。”

    【注释】[1]捉、搦——握笔。[2]牵、掣——运笔 。[3]上苑——供帝王玩赏、打猎的园林。
    公子日:“幸甚, 幸甚!仰承余论,善无所加。然仆见闻异于是,辄以闻见便耽玩之,奉对大贤座,未敢抄说。”大夫日:“与子同寮,索 居日久,既有异同,焉得不叙?”公子日:“向之造次,滥有斯言,今切再思,恐不足取。”大夫日:“妙善异述,达者共 传,请不秘之,粗陈梗概。”公子安[1]退位逡巡,缓颊而言[2]曰:“夫用笔之体会,须钩粘才把[3],缓绁[4]徐收,梯 [5]不虚发,斫[6]必有由。徘徊俯仰,容与[7]风流[8]。刚则铁画,媚若银钩,壮则崛吻[9]而(山葛)(山业)[9],丽 则绮靡而清道。若枯松之卧高岭,类巨石之偃鸿沟[11],同鸾凤之鼓舞,等鸳鸯之沉浮。仿佛兮若神仙来往,宛转兮似 兽伏龙游。其墨或洒或淡,或浸或燥,遂其形势,随其变巧,藏锋靡露,压尾[12]难讨,忽正忽斜,半真半草。唯截纸 棱,撇捩窈绍[13],务在经实[14],无令怯少。隐隐轸轸[15],譬河汉[16]之出众星,昆冈[17]之出珍宝,既错落而灿 烂,复越连[18]而埽撩[19]。方圆[20]上下而相副,绎络盘桓而围绕,观寥廓兮似察[21],始登岸而逾[22]好。用笔之 趣,信然可珍,窃谓合乎古道。”

    【今译】公子说:“非常幸运!非常幸运 !听到你的高论,真是再好没有了。然而我的见闻有不同于此的,每当闻见便深加玩味,现在面对着您,不敢全照您的 说法。”大夫说:“与你同僚,相处日久,既有不同见解,哪可不谈?”公子说:“以前轻率,言谈过度,现在仔细再想, 恐不可取。”大夫说:“美妙的不同论点,是通达事理的人应相互交流的,请勿秘守,粗说大概。”公子于是离开座位, 踱步再三,婉转地说:“用笔的体会,必须深入探取,掌握裁夺。缓行慢收,笔不虚发,砍必有由。来去上下,悠闲而 超逸。刚如铁画,媚若银钩,壮则高耸而峻立,丽则柔美而清劲。如枯松长于高山,巨石卧于鸿沟,与鸾风的鼓舞,鸳 鸯的沉浮相仿。好像神仙来往,飘忽无踪,兽伏龙游,委充曲折。其墨色或鲜明或淡雅、或湿润或枯燥。按照字的态势 ,随其巧妙变化,藏锋不露,收笔难寻。忽正忽斜,半真半草。只有用“断”的笔法(作方笔解)在纸上呈现出棱侧之势 ,一撇一折才能美好,点画务必充实,不使怯弱。茂茂密密,譬如银河的众星,昆冈的美玉,既交错缤纷而光彩鲜明, 又相续连接而既散又拢。周围上下相称,来往徘徊相绕,看空阔处(用笔之趣)非常昭著,才能登达更为美好的(书艺 )之岸。用笔之趣,确实可珍,私心以为这就合乎古代(笔法)的道理了。”

    【注释】   [1]安——于是。  [2]缓颊而言——婉转地说。缓颊二字 乃面带笑容之意,语出《史记?高帝纪上》:“汉王如荥阳,谓郦食其曰:“缓颊往说魏王豹。”[3]钩粘才把—— 钩,钩索义理,犹言穷理也,《易?系辞》钩深致远。钩粘作深入探理解。才,通”载”。把,掌握。 [4]绁—— 本义为牵引牲畜的绳子'引申为牵引,这里指运笔。  [5]梯——导致事故的因由,指笔。[6]斫——砍。这里指下 笔。  [7]容与——闲暇自得貌。  [8]风流——谓作品超逸美妙。  [9](口屈)吻——疑为”崛(山勿 )”二字之误。崛(山勿),高耸屹立貌。语出《文选?鲁殿灵光赋:“隆崛(山勿)乎青云”。  [10]—— 山之高峻之貌。  [11]鸿沟——古运河名。  [12]压尾——收笔之意。[13]——窈绍——窈窕、美好貌。   [14]经实——充实之意。  [15]隐隐轸轸——形容众多、丰盛。[16]河汉——即银河。[17]昆冈——古代传 说中的产玉之山。[18](走录)连——(走录)字疑为”逮”字之误。逮,古文作”逯”。逮,及也,也就是连的意思。 [19]埽撩——埽,弃也,作散解,撩,理也,拢取物为撩。按文乃既散又合之意。[20]方圆——作周围解。[21]察—— 昭著、明显。[22]逾——通”愈”,更加。
    大夫应声而 起,行吟而叹曰 :“夫游畎浍[1]者,讵测溟海之深;升培(土娄)[2]者,宁知泰山之峻。今属公子吐论,通幽洞微, 过钟[3]、张[4]之门,入羲[5]、献[6]之室,重光前哲,垂裕后昆。中心藏之[7],盖棺乃止。”公子谢日:“鄙说疏浅, 未足可珍,忽枉话言,不胜惭惧。”

    【今译】大夫听完霍地立起身来,边 走边自言自语地叹息道:“走田间小沟的人,岂能测知大海的深度,立在小丘之上,哪知泰山的高大。现在听到公子的 谈论,洞察书法的秘奥,已是近于钟繇、张芝,进入羲之、献之的堂奥了。真乃可以光复前贤,流传后代。我将藏于心 中,直至终身。”公子谢道:“我的话粗疏肤浅,不足以珍重,现在屈尊听我讲话,十分惭愧惶恐。”

    【注释】[1]畎浍——田间小沟。[2]培(土娄)——小土丘。[3]钟钟繇(一五一至二三 O)字元常。三国魏大臣、书法家。[4]张——张芝(?——约一九二)字伯英,东汉时书法家。[5]羲——东晋书法家王羲之 。[6]献——王羲之第七子献之,书法与父齐名,并称”二王”。[7]中心藏之——见《诗经?小雅?隰桑》” 心乎爱矣,退不谓矣,中心蔑之,何日忘之”。

 

结字三十六法:
  后人根据欧阳询的结字特点总结了三十六种结字的法则,称为欧阳结字三十六法。   
    排叠:字欲其排叠疏密停匀,不可或阔或狭,如“寿”、“藁”、“画”、“窦”、“笔”、“丽”、“羸”、“爨”之字,“系”旁、“言”旁之类,《八诀》所谓“分间布白",又曰“调匀点画”是也。高宗《唱法》所谓“堆垛”亦是也。   
    避就:避密就疏,避险就易,避远就近,欲其彼此映带得宜。又如“庐”字,上一撇既尖,下一撇不当相同;“府”字一笔向下,一笔向左;“逢”字下“辶”拔出,则上必作点,亦避重叠而就简径也。   
    顶戴:字之承上者多,惟上重下轻者,顶戴,欲其得势,如“曡”、“垒”、“药”、“鸾”、“惊”、“鹭”、“鬐”、“声”、“医”之类,《八诀》所谓斜正如人上称下载,又谓不可头轻尾重是也。   

    穿插:字画交错者,欲其疏密,长短、大小匀停,如“中”、“弗”、“井"、“曲"、“册"、“兼"、“禹"、“禹"、“爽"、“尔"、“襄"、“甬"、“耳"、“娄"、“由"、“垂"、“车"、“无"、“密"之类,《八诀》所谓四面停匀,八边具备是也。   
    向背:字有相向者,有相背者,各有体势,不可差错。相向如“非"、“卯"、“好"、“知"、“和"之类是也。相背如“北"、“兆"、“肥"、“根"之类是也。   
    偏侧:字之正者固多,若有偏侧、欹斜,亦当随其字势结体。偏向右者,如“心"、“戈"、“衣"、“几"之类;向左者,如“夕"、“朋"、“乃"、“勿"、“少"、“厷"之类;正如偏者,如“亥"、“女"、“丈"、“父"、“互"、“不"之类。字法所谓偏者正之,正者偏之,又其妙也。《八诀》又谓勿令偏侧,亦是也。   
    挑¤:字之形势,有须挑¤者,如“戈"、“弋"、“武"、“九"、“气"之类;又如“献"、“励"、“散"、“断"之字,左边既多,须得右边¤之,如“省"、“炙"之类,上偏者须得下¤之,使相称为善。   
    相让:字之左右,或多或少,须彼此相让,方为尽善。如“马"旁、“糹"旁、“鸟"旁诸字,须左边平直,然后右边可作字,否则妨碍不便。如“羉[上无四]"字,以中央“言"字上画短,让两“糹"出;如“办"字,其中近下,让两“辛”出;如“鸥”、“鶠”、“驰"字,两旁俱上狭下阔,亦当相让;如“呜"、“呼”字,“口”在左者,宜近上,“和"、“扣"字,“口”在右者宜近下,使不妨碍,然后为佳,此类严也。  
    补空:如“我”、“哉"字,作点须对左边实处,不可与“成"、“戟”、诸“戈',字同。如“袭”、“辟',、“餐',、“赣',之类,欲其四满方正也,如《醴泉铭》“建"字是也。   
    覆盖:如“宝”、“容”之类,点须正,画须圆明,不宜相著,上长下短。   
    贴零:如“令"、“今"、“冬"、“寒"之类是也。 粘合:字之本相离开者,即欲粘合,使相著顾揖乃佳,如诸偏旁字“卧”、“鉴”、“非”、“门”之类是也。   

    捷速:如“凤"、“风”之类,两边速宜圆¤,用笔时左边势宜疾,背笔时意中如电是也。   满不要虚:如“园"、“圃”、“图"、“国”、“回"、“包"、“南”、“隔”、“目”、“四"、“勾”之类是也。   

    意连:字有形断而意连者,如“之”、“以"、“心"、“必”、“小”、“川"、“州”、“水”、“求"之类是也。   
    覆冒:字之上大者,必覆冒其下,如“云"头、“穴"、“宀”、“荣字头”头,“奢”、“金"、“食"、“夅”、“巷”、“泰”之类是也。   
    垂曳:垂如“都”、“乡”、“卿”、“卯”、“夅"之类,曳如“水"、“支”、“欠"、“皮"、“更”、“辶”、“走"、“民”、“也"之类是也。   
    借换:如《醴泉铭》“秘”字就“示”字右点,作“必"字左点,此借换也。《黄庭经》“¤”字,“¤”字,亦借换也。又如“灵,,字,法帖中或作“¤”、或作“小",亦借换也。又如“苏”之为“蘓”、“秋”之为“秌",“鹅”之为“¤[上我下鸟]”,为“¤[左鸟右我]”之类,为其字难结体,故互换如此,亦借换也,所谓东映西带是也。   

    增减:字有难结体者,或因笔画少而增添,如“新"之为“¤”、“建”之为“¤”,是也。或因笔画多而减省,如“曹"之为“¤”、“美”之为“¤"。但欲体势茂美,不论古字当如何书也。 
    应副:字之点画稀少者,欲其彼此相映带,故必得应副相称而后可。如“龙”、“诗"、“讐”、“转”之类,必一画对一画,相应亦相副也。   
    撑拄:字之独立者,必得撑拄,然后劲可观。如“可"、“下”、“永"、“亨"、“亭"、“宁"、“丁”、“手"、“司"、“卉',、“草"、“矛”、“巾”、“千”、“予”、“于”、“弓”之类是也。   
    朝揖:凡字之有偏旁者,皆欲相顾,两文成字者为多,如“邹”、“谢”、“锄”、“储”之类,与三体成字者,若“讐”、“斑”之类,尤欲相朝揖,《八诀》所谓迎相顾揖是也。   
    救应:凡作字,一笔才落,便当思第二、三笔如何救应,如何结裹,《书法》所谓意在笔先,文向思后是也。   
    附离:字之形体,有宜相附近者,不可相离,如“形”、“影”、“飞"、“起”、“超”、“饮”、“勉”,凡有“文”、“欠”、“支"旁者之类,以小附大,以少附多是也。   
    回抱:回抱向左者如“曷"、“丐"、“易"、“¤"之类,向右者如“艮"、“鬼"、“包"、“旭”、“它"之类是也。   
    包裹:谓如“园”、“圃”打圈之类四围包裹者也;“向"、“尚",上包下,“幽"、“凶"、下包上;“匮”、“匡",左包右;“旬"、“匈",右包左之类是也。 却好:谓其包裹斗凑不致失势,结束停当,皆得其宜也。   
    小成大:字以大成小者,如“门",“辶”下大者是也。以小成大,则字之成形及其小字,故谓之小成大,如“孤"字只在末后一“\[捺]",“宁”字只在末后一“]",“欠”字一拔,“戈"字一点之类是也。 小大成形:谓小字大字各字有形势也。东坡先生曰: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,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,若能大字结密,小字宽绰,则尽善尽美矣。   
    小大 大小:《书法》曰,大字促令小,小字放令大,自然宽猛得宜。譬如“日"字之小,难与“国"字同大,如“一"字“二"字之疏,亦欲字画与密者相间,必当思所以位置排布,令相映带得宜,然后为上。或曰:“谓上小下大,上大下小,欲其相称。"亦一说也。   
    左小右大:此一节乃字之病,左右大小,欲其相停,人之结字,易于左小而右大,故此与下二节,著其病也。  
    左高右低 左短右长:此二节皆字之病。不可左高右低,是谓单肩。左短右长,《八诀》所谓勿令左短右长是也。   
    褊:学欧书者易于作字狭长,故此法欲其结束整齐,收敛紧密,排叠次第,则有老气,《书谱》所谓密为老气,此所以贵为褊也。   
    各自成形:凡写字欲其合而为一亦好,分而异体亦好,由其能各自成形故也。至于疏密大小,长短阔狭亦然,要当消详也。   
    相管领:欲其彼此顾盼,不失位置,上欲覆下,下欲承上,左右亦然。   
    应接:字之点画,欲其互相应接。两点者如“小"、“八"、“忄"自相应接;三点者如“糹"则左朝右,中朝上,右朝左;四点如“然"、“无"二字,则两旁二点相应,中间接又作灬亦相应接;至于丿、\[捺]、“水"、“木"、“州"、“无"之类亦然。   
    已上皆言其大略,又在学者能以意消详,触类而长之可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